生活方式研究院
晓洋       2021-03-21    

涂鸦和城市,恨着恨着就爱上了

街头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实验场

头图.png

1982年,美国纽约。

 

凯斯·哈林拿着粉笔,在地铁广告牌上涂鸦。突然,巡逻的警察一把抓住哈林,控告他破坏市容。逮捕全程被电视台录了下来。哈林一夜成名,拉开涂鸦和城市之间的攻防战。

 

2021年,中国武汉。

 

一群全国涂鸦者把一辆有轨电车全身涂鸦,与春游赏樱的人们不期而遇。作为一种青年文化的代表,涂鸦正搅动传统城市的划一审美。

 

历经近半个世纪,跨越重洋,涂鸦究竟如何从草根逆袭成城市C位?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
 

 

01 

涂鸦与樱花,相逢于春光里

 

曾经国内城市对“整齐”有着莫名的沉迷。今天清掉路边摊贩,明天统一店面招牌,让城市各个角落丑得整齐划一。

1.png

中国时尚之都也难逃黑白配的划一审美。/网络

 

不过,这种城市审美正在被一种视觉形式所打破,那就是街头涂鸦。

 

今年初,樱花如约而至, 武汉首辆涂鸦有轨电车正式发车。来自全国的13位艺术家以樱花为主线,在车厢外壳用多样的风格喷绘出各自的武汉印象。

3.jpg

2.jpg

/27km

 

车厢里仿似一场流动的展览,作品融入了得胜桥、黄鹤楼、循礼门等本地元素,带领人们重返街头,重返春天。

4.jpg

去年疫情期间全球多位艺术家用涂鸦为武汉打气。/27KM

 

武汉最早的涂鸦,是从湖北美术学院隔壁的棋盘街开始的。Ray是武汉涂鸦元老级人物,他见证了21世纪头十年的棋盘街盛景。

 

“只要三天,你的作品就会被别人覆盖,”Ray说,“一走进去就可以闻到喷漆味。”一时间,以棋盘街为中心辐射到武汉三镇,越来越多的涂鸦爆炸式地出现在城市街头。

 5 鹦鹉大道 ray.jpg

2017,Ray在武汉鹦鹉大道的涂鸦作品。/重溯街头

 

那个年代,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南侧、广州美院附近、深圳鸿福路河堤……国内城市涌现出不同规模的涂鸦墙。风格多样的涂鸦,开始与大字标语、商业广告等,争抢城市的公共空间。

 

在别的城市做涂鸦,常常见到城管就得跑,但是在武汉做涂鸦却能受到“团宠”的优待。Ray有一次去喷琴台喷了几个大幅涂鸦,当地居民还蛮喜欢的。后来办证刻章的小广告出现在涂鸦上,不少网友会艾特“武汉城管”,希望城管去管管毁坏涂鸦的行为。

6 武汉 江滩.jpg

 2015年,武汉江滩,Ray的涂鸦作品。/重溯街头

 

尽管居民并不反感涂鸦创作,但临近国际盛会的时候,棋盘街、武昌江滩和古琴台的涂鸦,还是会被灰色墙面、假草皮和LED灯所替代。每一个涂鸦手都要习惯自己的作品会突然消失,或被其他涂鸦手的喷漆盖掉,或被城管的白漆刷走。

 

不过,城市管理者对涂鸦的态度,也不是铁板一块。GAN是最近涂鸦有轨电车活动的发起人,过去七八年里都陆续有跟地方政府合作做项目。

7.jpg

涂鸦艺术家在喷绘有轨电车。/27KM

 

拿到“国家卫生城市”称号的第二个月,GAN在武汉组织了一场国际最大的涂鸦赛事。比赛场地是一座废弃厂房,政府领导给协调洒水车、安排通电。看到现场负责安保的警察,外国涂鸦手以为这些警察是来抓人的。

8.jpg

武汉一处旧厂房里举办的涂鸦活动。/27KM

 

就这样,涂鸦开始在一些之前不可能的地方出现,比如公交车、学校、有轨电车。有人担心街头野生的涂鸦,被各种安排后会变成“盆景”,失去生命力。GAN却认为:“当你的表达能够跟社会事件发生关联,或者跟更多身处这个时代的人产生共鸣的时候,你的艺术作品才更加有价值。”

 

 2016年,为庆祝“世界无车日”绘制的涂鸦公交车。/27KM

 

在这里,涂鸦与城市居民、秩序管理者形成了一种微妙的默契。看似野生地下的涂鸦,正在用不同的姿态从地下浮出水面,与一座城共同成长。

 

 

02 

涂鸦,草根向往的创造

 

街头涂鸦的起源,可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末的美国,青少年帮派用涂鸦来标记地盘。后来,众多年轻人加入涂鸦队伍,在社区学校的墙面刷存在感。

 

玩涂鸦的人自称“写手”,他们拎着喷漆半夜出动,钻隧道爬高塔,尽力将所有的墙体变成表现自我的画布,在城市公开争取话语权。英国著名涂鸦艺术家班克斯说过:“墙是最大的武器。对破坏的向往,同时也是对创造的向往。”

10.jpg

凯斯·哈林在地铁广告牌上创作。/网络

 

后来,涂鸦和街舞、DJ、说唱一同成为嘻哈文化的四大元素。涂鸦作品更是登堂入室,与商业联姻,走进画廊、美术馆和新贵的家中:

 

哈林的粉笔涂鸦,带有孩童的天真又触及成人的灵魂,多次被时尚界选中作为服装元素。班克斯的模板涂鸦,游击战般抨击战争、暴力和资本主义,公然“调戏”拍卖行,搅动现代艺术。至于KAWS设计的公仔,更是“跨界之王”,每次联名出品基本靠抢。

11 banksy.jpg12 banksy2.jpg

班克斯作品拍卖时突然启动碎纸模式。/banksy@instagram

 

涂鸦这边受流行文化的热烈追捧,那边遭到城市管理者的厌弃。对公共空间的破坏、对私人空间的侵占之间的矛盾冲突,涂鸦遭到非议甚至禁止。

 

20世纪末,两任纽约市长将涂鸦视为扰乱城市秩序的“眼中钉”,他们在地铁发起过两次大规模的“反涂鸦运动”。他们采取了放警犬、装监控、设置高压电网等一系列措施,迫使涂鸦者从地下回归到城市墙面。

12.jpg13.jpg

1981年,纽约地铁车厢写满各种签名。/Christopher Morris

 

只是,地铁涂鸦至今依然屡禁不止。纽约2019年至少花费35万美元来清理遭大面积涂鸦的列车。随着社交媒体兴起,国际涂鸦者甚至会巡回世界各地,专门寻找像纽约地铁这样的目标来“打卡”。

 

纪录片摄影师查尔芬特说,地铁涂鸦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,“一般孩子无法把作品带进美术馆,但是,在绵延数千米的轨道上,成为了很大的艺术展区。”

 14.jpg

2020年初一辆纽约地铁遭严重涂鸦。/网络

 

按美国法律规定,涂鸦者被抓住会受到重金罚款与数十年的牢刑。纽约警察每年抓捕的涂鸦者,维持在3000人左右。现在纽约、伦敦等涂鸦热门地,“反涂鸦小分队”依然活跃,接到居民的投诉电话,就马上出动清理。

 

 

 

03 

壁画,帮城市“改命”

 

不过,也有例外。

 

街头涂鸦不仅没有带坏社会风气,反倒帮一座城市“逆天改命”。

 

作为标记涂鸦起源地之一,美国费城曾走在反涂鸦活动的最前线。上世纪80年代,这座工业城市深受贫困、暴力、种族冲突等问题困扰。城市在哪里衰败,涂鸦就在哪里蔓延。

 

时任费城市长厌倦了像西西弗斯那样清理涂鸦,他决定“放弃治疗”,把难题交给了壁画艺术家简·戈尔登。

15 Jane_Golden_s.jpg

壁画艺术家简·戈尔登。/网络

 

刚开始,戈尔登跟当地玩涂鸦的年轻人挨个谈心。聊着聊着,她发现那些一副叛逆模样的年轻人,打从心底热爱艺术,并且充满创意。

 

于是,她主动在社区里给涂鸦者寻找合适的“墙”,带他们去聆听本地人生活的挣扎和荣光,再让其自主决定什么内容适合社区。这样画出来的壁画,不再局限于涂鸦手的个人表达,而是融合社区的历史和人物。

16 2020-07-23-10th-Norris-2.jpg

艺术家把本地居民的肖像画在社区街角。/Mural ArtsPhiladelphia

 

戈尔登还说服参与项目的涂鸦手签署保证书,承诺不再随意涂鸦污损公共地方,这样他们也可免于被政府起诉。

 

就这样,破坏既有规则的反叛者和青年文化声音的表达者得到允许,涂鸦以壁画的形式成为了官方宣传城市的景观。新创作的壁画极少被涂鸦覆盖,简直是用魔法打败魔法!

17 railway enhancement project.jpg

/Mural Arts Philadelphia

 

经过37年的努力,超过4千幅壁画遍布费城街头,每年还会增加50100幅作品。别的城市用来抓涂鸦写手、刷白墙壁的资源,在费城都用来请人画壁画。

 

壁画(mural)本是一个没有固定概念的绘画方式,和涂鸦的共同点在于具有创造力,富于艺术感:

 

人们转角能遇到一整面墙来介绍费城历史名人;

18 after.jpg

/Mural Arts Philadelphia

 

停车场边上一抬头能看到生物方面的科普壁画;

 19 UPDATED-Mural-4-photo-by-Steve-Weinik-for-Mural-Arts-of-Philadelphia-1024x819.jpg

/Mural Arts Philadelphia

 

还有西费城高架桥沿线的50封“情书”,日夜传递着绵绵爱意。

20 a love letter for you.jpg21 LL-Hold-tight-if-you.jpg

/Mural Arts Philadelphia

 

遍布全城的壁画,定格了成百上千个费城人眼中的城市印象,同时向全球游客敞开了一扇认识费城的随意门。据统计,疫情前每年至少有15000人跟着导赏团参观壁画。

 

在城市里,壁画不仅捕捉了费城人的精神,也创造着城市希望的土壤。

 

作为美国最大的公共艺术项目项目,费城壁画最初是为愤怒的年轻人提供一个表达的出口。透过壁画获得的资金,为近千名青少年提供艺术教育。壁画的存在还增加房产价值,防止一座工业老城迅速衰败。

/Mural Arts Philadelphia

 

最重要的是,壁画时刻传递着爱与鼓励的信息,提升市民的归属感。戈尔登在TED演讲上说道:“我们深深相信艺术引燃改变。”[2]

 

与美国费城相比,中国城市的壁画创作方兴未艾。

 

在广州府学西街,凉茶、旗袍、鸡公榄等融入广府文化的3D墙画悄然出现,节假日里市民纷纷排着队去互动合影。

 23.jpg

/中新网

 

在佛山南海,“醒狮”篮球场、后浪篮球场和3D彩绘篮球场,相继被颜控网友挖掘出来,网友惊呼:“不愧是黄飞鸿故乡,篮球场也这么能打!”

 24.png25.jpg26.jpg

/南方日报&南海桂城

 

较早前,上海一居民楼外立面上,燕子、鸳鸯、桃等中国传统符号和悠闲自拍的孩子,重构唐代诗人王维的《山居秋瞑》。

27.jpg

/林子楠

 

北京国贸地铁站内,超长的一幅“众神上班图”让CBD上班的人们都能找到自己的保护神。

28.jpg

/邓伟

 

这些壁画可以让人们更加清晰明确地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、特征及气质,让人们更快更好地记住这个城市,也能传递出这个城市最想让人接受到的各种信息。

 

艺术家、城市管理者和居民们为壁画找到恰当的展现场所,同时这些壁画也自在地存活,“盘活”建筑,塑造片区的艺术氛围。

 

跟无拘无束的涂鸦一样,壁画的寿命也大多不可预期。城市规划改变或者建筑拆迁,都有可能终结它的生命。与此同时,又有新的作品涌现,更年轻的一代艺术家参与创作。

 

在没有尽头的循环往复之间,每一次的创作、观看和书写被累积下来,不管城市去往何方,艺术的气息都已渗透进城市的肌理当中,与之共生。



0个人收藏
广告
新周爆款
HOT NEWS
广告
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太阳城登入 真人百家乐 申博游戏下载
www.163tyc.net 菲律宾太阳网a99.com 太阳城开户信誉最好 网上百家乐
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官网 幸运大转盘 菲律宾太城申博
盛618网址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现金网址
太阳城集团 百家乐真人游戏 真人百家乐 申博手机版